跟著電影《地球迷航》導演林正盛 走一趟認識星星的宇宙之旅

一般人對於林正盛導演的認識,可能是勇奪柏林影展最佳導演銀熊獎的《愛你愛我》,也有可能是在東京電影節和坎城影展獲得好評的《美麗在唱歌》,但是近幾年的林正盛,人生轉了一個彎,因緣際會認識了教美術的韓淑華老師及一群生命特別的孩子之後,不但為他們拍攝《一閃一閃亮晶晶》、《地球迷航》等紀錄片,更創立「多寶藝術學堂」,為這些孩子提供以創作自食其力的空間。

採訪.余玫鈴|首圖攝影.蔡暉宏|影音攝影.陳建彰|剪輯.陳建彰


導演林正盛(右三)與妻子韓淑華(左四)為孩子們設立多寶學堂,讓他們可以持續發揮創作才能|我們之間 提供、沈昭良 攝


「從《一閃一閃亮晶晶》到《地球迷航》,我拍這兩部紀錄片的想法很簡單,把我個人的藝術創作程度降到最低,希望看的人用直觀去了解他們。」林正盛娓娓道來他期許社會大眾能夠透過影片產生同理心,提供相對善意的環境,給他們一個安身立命之所的心願。

一個人一個樣

說到林正盛與這些孩子結緣的過程,要先從認識他的妻子—美術老師韓淑華開始講起。2003年,林正盛剛從法國巴黎宣傳電影《愛你愛我》回到台灣,在提款機領錢時,發現銀行帳戶裡只剩下4,000多元。「不曉得是因為時差還是擔心沒錢,那天晚上我怎麼都睡不著,打了通電話給我一個在社區大學教紀錄片的朋友。他說:『我還沒睡,正在帶我的學生剪接,你可以過來喔!』當我抵達時,第一個吸引目光的,是一個綁著馬尾的女孩子,正坐在電腦前剪接影片,螢幕裡的小女生,模樣清秀可愛,但是言行舉止卻有些不太一樣。我好奇地問:『她怎麼了?』她回答:『這是我們的孩子,一般人稱為自閉症。』我一聽到自閉症,以為他們就像《雨人》裡的達斯汀霍夫曼一樣,結果發現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。」



直到更加了解他們之後,林正盛才知道,每一個孩子都是「一個人一個樣」。「這些孩子們的個性、生命特質都很完整,但是他們不懂一般世俗的感情表達,我覺得他們太特別了,這不就是我們搞創作的人所要努力的嗎?」林正盛接著說:「他們和我們最大的不同是,他們無法社會化,不在乎其他人,只想做自己想要做的事。像我們會在意別人的想法,或是做什麼事之前會有一些利益交換在裡面,久而久之,就忘了我們的初衷。看著他們,我是讚佩、欣賞他們的初心,我常常覺得我不是在幫他們,而是他們幫我找回了一些東西。」

當星兒們長大之後

只是,許多人對他們因為不了解而產生誤解,林正盛也提到,家裡有這樣孩子的家長,孩子長多大,他們被折磨的時間就有多久,讓他興起想為這些孩子和家庭拍攝紀錄片的念頭。「《一閃一閃亮晶晶》裡的3位小朋友明澐、宇謙、志澄面對學校教育、成長階段的辛苦(另外還有一位自美返台定居的畫家柏毅),雖然跌跌撞撞,但至少還有點可愛。到了《地球迷航》,電影中的樹緯、惠綸、沛軒、廷瑋都已經長大了,這些孩子小時候不懂得社交關係的潛規則,長大以後依然還是學不會,他們還是在面對與生俱來的困難,而且現實更加殘酷。家長們都很擔心:『現在我還可以照顧他們,萬一有一天我不在了,他們該怎麼辦?』」


長期關心台灣自閉症孩子的韓淑華老師|蔡暉宏 攝


而從事自閉兒藝術教育的韓淑華老師,體認也很深刻。她表示自己是在念台北藝術大學時,無意間看到一張卡片,深深被吸引,上面畫作就是自閉症孩子的作品,直到想轉換工作時,剛好看到台北縣自閉症潛能發展中心有在找人,很想去看看那些孩子,沒想到就這麼一路陪著這些孩子們玩畫畫20多年。


樹緯|我們之間 提供


打造永遠的學校

聊到與《地球迷航》裡的4位主角相處過程,韓老師仔細地描述她個別與這些孩子們的點滴。「樹緯來找我的時候已經33歲了,我之前的學生都是小朋友,因此剛開始我有點擔心他的狀況。比較特別的是,樹緯很渴望學校,一直陷在回憶裡頭,好像沒有走出來。」韓老師提到她之所以後來會成立多寶學堂,也是受到樹緯的啟發。「他不只一次對我說:『我好想念大學,但是爸爸說大學太難了,我考不上。』也因為這樣,我才有了想要設立多寶學堂的想法,一個永遠的學校,讓他們有一個可以持續創作的環境。」


惠綸|我們之間 提供


「惠綸則是在多寶學堂成立之後,有一次他的媽媽想讓他到加拿大參加自閉症嘉年華會,希望得到外交部補助,所以希望我這邊幫他申請公文。他剛到的時候我正在上課,導演打手機給我,惠綸在旁邊彈起鋼琴,琴音很美、很流暢,等到我上完課趕過去,我問他,你能再彈一次嗎?他說沒辦法,因為是即興的。」如此有音樂才華的惠綸,卻因為想法太天馬行空,時常沉浸在外太空、自己的冥想之中,偶爾會和媽媽發生衝突,甚至發生離家出走事件。「他常常和我聊他的理想,想要辦世界巡迴、快閃街舞活動,你會知道他的想法一直飄在空中,沒有踩在土地上。不過還好他畫畫的時候很專心,思緒可以穩定下來。」


沛軒|我們之間 提供


「沛軒,我是在他國一的時候認識他,剛開始的他隨時都是憤世嫉俗的狀態,無法理解很多社會規範。我跟他溝通的方式就是用一種你來到這裡就是要畫圖,如果不想畫就不要來,沒想到激將法奏效了,我要他把心裡想講的東西寫下來或畫下來,慢慢修正,現在已經有很大的進步。」


廷瑋|我們之間 提供


「廷瑋是個好特別的孩子,我認識他的時候他才小二。由於他的口語能力很弱,只能咿咿啊啊,他很想說話,旁人卻聽不懂他在說些什麼,幸好後來國外有一種打字溝通的方法,目前只有媽媽能跟上他的打字速度,讀懂他的想法,有了表達管道之後,我驚人的發現他的畫作開始有了生命力。」






接納多元差異

雖然這些孩子的社會化有困難,但他們的創作天分很適合在藝術上發展,韓老師看著他們這些年的成長,有感動有驚喜。「他們的畫畫帶給我很多回饋,他們並沒有想要追求風格,自己就有自己的風格,沒有框架,不可預期,不曉得他們下一步會怎麼畫,但畫出來的成品都好令人驚豔。」目前多寶學堂有一項很重要的任務,就是為他們的作品找到商業模式,將他們的畫作販售出去,或是把作品轉印成卡片、包包、衣服、寢具等等周邊商品,讓他們可以發揮自己的才華賺錢。

林正盛補充說:「他們的生命狀態就是這樣,很難去改變。有能力的我們,如果試著找方法去體諒,他們的困難會減低很多,他們就有機會慢慢用他們的方式去表現出來,至少不要去責備他、排擠他,讓他們好好的在一個地方靜靜地做他的事。的確台灣在這方面這幾年有很大的進步了,接納差異、接納不一樣的那個狀態越來越好,台灣越來越好。」

★多寶藝術學堂
官網:https://taiwancurio.org.tw/#/
《地球迷航》FB粉絲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2021AmongUs/

※你可能還想看……
跟著藝術家池上鳳珠這樣過生活
飛躍中的瑜伽提斯精靈 唐幼馨

這篇文章 跟著電影《地球迷航》導演林正盛 走一趟認識星星的宇宙之旅 最早出現於 七日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