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像倫敦、巴黎、紐約等歐美大城,京都的咖啡文化從明治時代開始盛行,羅列著海內外報章雜誌的咖啡館吸引知識份子前來交流時事新知,形成媲美巴黎左岸的沙龍文化,許多數十年歷史的老舖咖啡到現在仍屹立在京都街頭,加上新一代的個性咖啡館,下一次造訪京都不妨就來一趟穿越時空的咖啡之旅吧!

採訪.妮可魯|首圖攝影.妮可魯


台南人的早餐可以吃牛肉湯,京都人早餐吃咖哩佐咖啡有什麼好奇怪|妮可魯 攝


日本的旅行,朝食一向是我選擇旅館時的評斷標準,若是住日式的話,早晨要有穿著和服的內桑端著托盤,充滿儀式感的往餐桌上擺滿花朵般繽紛的小碟小碗,烤魚、醬菜、煎蛋捲、味噌湯,冒著蒸氣的晶瑩白飯,溫泉旅館的話還會有一盅煮著湯豆腐的小鍋,至於納豆…我不愛,喜歡敲開蛋殼將生雞蛋攪在飯上、澆點醬油,開啟一天美好的旅遊心情。

「喏,咖哩飯、咖啡。」住在京都的友人說要帶我去他喜歡的店吃早餐,連早餐吃什麼都幫我想好了,這不是日式、也不是西式的朝食居然是咖哩飯,是哪招?我抬頭瞄了朋友一眼,就知道他們男生最愛吃咖哩,但一大清早也太over。

「妳不是要文青風嗎?這就是,京都流行吃早安咖哩飯,哪裡奇怪?我上次去台南,早餐妳帶我去吃牛肉湯,我覺得那才另類。」友人推過來一本雜誌,刊登的專題明明白白寫著「京都正流行早餐吃咖哩」,眼前這盤不是我以為的即食包,而是店家花費心思搭配香料熬煮,微辛的咖哩和淺焙的咖啡竟然蠻搭的,雜誌上說,這是大人的滋味。

我以為的京都生活,早餐就像日劇裡演的那樣,日式朝食優優雅雅,但其實不然,京都對於外國舶來品的接受度一向很高,大部分京都人的早晨都是從一杯咖啡開始,他們去的不是美而美、星巴克,而是家裡附近的咖啡館,有人甚至數十年如一日都去同一家,咖啡佐厚片吐司,或是熱鬆餅,在熟悉的氛圍裡開啟一天的日常。


京都人習慣在固定的咖啡館用一杯咖啡開啟一整天的日常|妮可魯 攝


身為日本的古都,京都比日本其他地方更容易接觸外來文化,當明治維新積極對西方文明展開胸懷擁抱後,像是咖啡這類洋玩意自然是抱持開放心態接受,完全忘記江戶時代荷蘭商人引進這款黑色飲料時,遭到尖酸刻薄的譏笑,「又焦又臭,其味不堪」史料上記載著300年前日本人對咖啡的第一印象。

隨著江戶幕府時代的結束,明治新政府想盡快與西方並駕齊驅,那時主要幾個開放貿易通商的口岸像是長崎、神戶、橫濱、函館等都有不少外國商社的進駐往來,為了迎合西方人飲食習慣,西洋料理餐館應運而生,洋食的出現大大改變了日本傳統的飲食習慣,其中當然少不了咖啡。

於是,咖啡館如雨後春筍地出現在繁華的日本街頭,盛行在巴黎左岸、維也納的沙龍文化也隨之登門上岸,1882年神戶元町的一家老舖茶行「放香行」開了日本第一家喫茶館,除了提供紅茶、日本茶,時髦的咖啡也出現在menu上,東京也緊跟著效法,1888年東京上野的「可否茶館」宛若日版的巴黎花神咖啡,成為日本沙龍文化的精神指標,這裡提供海內外報章雜誌,年輕學生、知識分子趨之若鶩,在這高談闊論、交流新知。

咖啡文化就這樣深植在京都的生活日常,1930年創業的進進堂、1932年創業的Smart咖啡館、1934年的築地咖啡、1937年的珈琲靜香,至今仍駐守在京都的街頭,經過歲月洗禮更顯沉靜從容,千年之都將其包容,成為自家文化骨血的一部分。

京都的咖啡文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些有趣的變化,像是戰前的會員制咖啡沙龍、戰後的複合式咖啡館,例如播放黑膠唱片的音樂系咖啡館、結合漫畫出租店的漫畫咖啡館,客層也不再以男性為主流,懂得生活情趣的女性族群讓咖啡館成為一門美學。


近年來流行在京都街頭的個性派男子咖啡館|妮可魯 攝


就像台灣近年來興起的咖啡烘焙師風潮,選豆、烘豆、研磨、沖泡、拉花這其中的學問多到有專門證照可考,浩瀚的咖啡世界讓有興趣的人一頭栽進去無法自拔,正對了日本人這種鍾情於一樣事物鑽研一生的職人性格,尤其是在京都,男性「焙煎士」開的咖啡館特別多,可統稱為「個性派男子咖啡館」。

以朋友帶我來吃早安咖哩飯的咖啡館「逃現鄉」來說,店主人在京都界頗有名氣,看起來年紀輕輕的已是出名的咖啡職人,許多在京都開咖啡館的新一代都曾和他學咖啡,並以在逃現鄉當過學徒為榮,專程從日本各地到店裡喝杯咖啡朝聖的咖啡迷也不少。

因有喝咖啡會心悸的毛病,每次陪朋友去咖啡館總嚷嚷著「只有好咖啡才值得我心悸」,逃現鄉的咖啡是那種很純粹、底蘊深厚的醇香,雖然我對咖啡學沒啥研究,弄不懂那些咖啡豆的風土、焙煎的深淺、沖泡時水質的PH值與溫度,但好喝的咖啡還是分得出的。

吃完我的早安咖哩飯,想說下午可搭公車到1937年的珈琲靜香,坐在舊絲絨包覆的椅子上,看看能否看到曾是藝妓的老闆娘靜香女士的老照片,以及品嚐之前在靜香曾吃到的淋著蜂蜜、有奶油香的鬆餅。配上招牌的冰牛奶咖啡,彷彿可見到昭和年代有錢的公子哥帶著花街紅牌藝妓,在當時非常時髦的珈琲靜香裡開懷談笑,美好的時光在咖啡氤氳中彷彿從未流逝。


1937年創業的珈琲靜香,店內的陳設和招牌咖啡的滋味一如當年|妮可魯 攝






延伸閱讀>>
男木島 三年一會在瀨戶內國際藝術祭|日本裏風景
京都版夏日嘉年華 祇園祭|日本裏風景

這篇文章 在京都的午后 喝一杯氤氳著時光的老咖啡|日本裏風景 最早出現於 七日誌